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行业聚焦

面出薰对话董功 “建筑ⅹ光——光改变建筑”研讨会成功举办

来源:非常设计师网 阅读:(16)评论:(0) 收藏:(0)
11月25日,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照明设计》杂志共同主办的“建筑ⅹ光—光改变建筑”研讨会在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绿色报告厅成功举办。
  11月25日,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照明设计》杂志共同主办的“建筑ⅹ光—光改变建筑”研讨会在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绿色报告厅成功举办。本次研讨会邀请了日本著名照明设计公司Lighting Planners Association Inc.(LPA)的创始人面出薰先生作主题演讲,直向建筑创始人董功先生担任对谈嘉宾,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院长助理,中国照明学会室内专业照明委员会秘书长,《照明设计》杂志副主编张昕担任主持人。研讨会得到了艾罗照明、磊迈照明的大力支持,吸引了来自照明设计、建筑设计、室内设计、灯具生产厂家、媒体等各个领域约150位业内外人士参加。
面出薰对话董功 “建筑ⅹ光——光改变建筑”研讨会
面出薰先生答记者问
张昕
《照明设计》杂志副主编张昕


“建筑ⅹ光——光改变建筑”研讨会现场

  主题演讲内容详实

  面出薰先生以《LPA1990-2015建筑照明设计潮流》中文版这本书的内容为基础,将1990-2015这25年间LPA的发展分为5个阶段,并选取了每个阶段LPA最具代表性的项目,让大家对25年的建筑照明设计潮流的发展趋势有了最直观的认识和感受。建筑照明最早开始于1920年,但1955年之前建筑照明更多的是与自然光相关的设计,1955年正式的建筑照明设计师开始出现。对于成立于1990年的LPA来说,1920-1990是其建筑照明设计发展的Phase 0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灯光顾问的出现,建筑照明时代的到来,出现了理查德凯利等一批优秀的独立的照明设计师,为LPA等专业照明设计公司的成立打下了坚实的行业基础。1990-1995是LPA发展的Phase1阶段,建筑照明在日本启蒙,LPA开始与伊东丰雄、矶崎新等日本著名建筑师大量合作,设计了东京World City Expo、Kyoto Concert Hall等很多著名项目,发展了“见光不见灯”这一设计理念。1996-2002是LPA发展的Phase2阶段,从这一时期开始,LPA开始与国际建筑师合作,并承接了如东京国际会议中心、京都站大厦等很多公共空间项目。为大型公共空间做设计时,需要得到建筑师很大的支持才能达到一个好的照明设计。1997年设计的京都站大厦是诠释LPA“适光适所”照明设计理念的极佳范例,对于面出薰先生来说,照明设计更多的是关于阴影的设计,把光放到需要的地方,用阴影的衬托让人们感受光的美。2000-2004年是LPA发展的Phase3阶段,从前期实践中总结出不同类型项目的共性的设计手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建筑照明礼仪(手法),确定了LPA建筑照明设计的10个思想:光是素材;照明灯具是道具;发光的应是建筑,是人;从自然规律中学习;光可以将实时间视觉化;空间的机能选择光;光可以超越机能,创造气氛;场景的连续性才可产生剧情;光永远是遵循生态学的;光=阴影的设计。2005-2009,LPA在这一阶段开始走向亚洲,设立了新加坡分公司,承接了大量海外项目,比如著名的新加坡CBD区域总体规划、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北京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以及很多大型度假酒店。2010-2015是LPA把“影的设计”这一理念确定下来的阶段,2011年的3.11大地震让大家认识到了照明新价值,意识到“暗的设计”的意义。这一时期完成的代表性项目东京火车站、东京阿曼酒店、成都太古里等处处可以看到“影的设计”手法。

  中国照明设计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但城市照明、建筑照明又处于过亮的状态,面出薰先生表示希望通过跟更多的业内同行交流,提升中国国内的照明设计水平,让城市中的照明适当的暗下来。
面出薰对话董功
面出薰对话董功
面出薰对话董功
直向建筑创始人董功先生

  嘉宾对谈气氛热烈

  对谈环节中,董功先生表示,听完面出老师的演讲,意识到建筑师其实和照明设计师是同行,他们都是空间设计师,有很多设计理念是相通的,面出老师的设计理念中提到的剧情、明暗、时间等关键词,也是建筑师们做设计时经常提到的。光是一个把建筑从物质化的存在转化成一种气氛的重要力量,所以照明设计师的工作对于建立人与建筑之间的感受关系来说至关重要。弥漫的空气感是面出薰先生的作品让人感受到的共性品质,“见光不见灯”的要求是因为刺眼的灯具会干扰这种体验,他认为这是建筑师提出“藏灯”的深层原因所在。

  面出薰先生认为,建筑师不希望自己的建筑空间内见到灯具,其实是希望灯具被隐藏看不到,或者是被看到时,它的外观在建筑空间中是不突兀、可以接受的。

  面出薰先生提出的“作为建筑师,引入自然光时有没有过失败的时候?”“和室内设计师合作时,有没有持不同意见的时候,怎么处理的”这两个“尖锐”问题将对谈环节的气氛推向高潮,董功先生以亲身经历作了有趣的回答:作为建筑师,在设计时通过软件计算和大尺度的模型模拟日光引入情况,失败的案例肯定有,比如位于北戴河的一个项目,但有的时候失败可能会带给建筑另外一种解读,而且如何在以后的项目中引以为戒,避免这种失败是至关重要的;与室内设计师等各方合作持不同意见时,价值观的一致是解决意见相左的基础,价值观一致,大家才能在冲突、辩论中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观众提问
 
  观众提问环节中,就“对中国地方政府主导的亮化工程的看法”以及“灯具生产厂家下属的照明设计师未来的职业发展空间”等问题,面出薰先生认为不管是什么国家的政府,把城市空间照亮这一要求是一样的。但照明设计师要尽自己的力量,做一些暗的设计,让社会接受这样的理念。但要改变这一社会状况,仅仅依靠单个的设计师是无法实现的,照明设计师应该将自己的意见积极的传达给中国照明学会等相关组织机构,这些机构应该发挥组织力量,制定合适的相关标准准则。而灯具生产厂家下属的照明设计师应该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他们和独立的照明设计师应该是合作、互补的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只要认认真真做设计,未来的职业发展空间一定会广阔。
转载申明:非常设计师网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