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建筑设计

普利兹克对建筑师的要求不止是会建房子!

来源:非常设计师网 阅读:(18601)评论:(63) 收藏:(0)
近两年,比起有标志性建筑风格的“建筑大师“,普利兹克奖似乎更愿意把奖颁给那些社会贡献导向的建筑师。2014年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也是因为在用纸箱建筑来应对全球范围
  素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2016的评奖结果已经出来,48岁的智利建筑师Alejandro Aravena 获得了今年的大奖。近两年,比起有标志性建筑风格的建筑大师,普利兹克奖似乎更愿意把奖颁给那些社会贡献导向的建筑师。2014年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也是因为在用纸箱建筑来应对全球范围内灾后重建的问题上取得了卓越成绩。
智利建筑师Alejandro Aravena  
  Aravena是智利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比起那些在全球各地有着标志性作品的建筑大师,他最出名的就是他和他的建筑工作室Elemental一直致力于建筑扶贫事业。“Alejandro Aravena 是新一代对建筑和环境有全面理解的建筑师中的领军者,他展现出了将社会责任、经济发展需求与设计建造城市和居民生活场所联系在一起的能力,”普利兹克奖2016年评奖组委会对于Aravena 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他将建筑师的意义变得更丰富了。”   2004年Aravena带领Elemental开展的“一半房子(Half A House)”项目。“一半房子”顾名思义就是指建筑师只为目标客群造一半的房子。一开始,Aravena带领的Elemental只会用微小的公共建筑成本去满足受难人群的最基本居住要求,随后当贫民的生活逐渐稳定,他们便可再根据自身需求和财务状况,将预留了结构和功能延展性的“一半建筑”进行个性化的加工改造。该项目在智利城市伊基克试点成功后,又在中南美地区被广泛开展,解决了不少贫民的基本居住问题。
最初在智利城市伊基克开展的“一半房子”计划 摄影:Cristobal Palma
  在伊基克试点成功后,“一半房子”被推广到了中南美很多国家,图中为墨西哥的“一半房子”。(摄影:Ramiro Ramirez)   虽然Aravena也有不少靠外形就能取胜的作品,诸如:
为智利圣地亚哥Catolica大学设计的创新中心 摄影:Nina Vidic
  真正让他获得普利兹克奖的,以及被大众认可的却是他作为一个建筑师对社会的贡献。近几年,比起有标志性建筑风格的“建筑大师“,普利兹克奖似乎更愿意把奖颁给那些社会贡献导向的建筑师。2014年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也是因为在用纸箱建筑来应对全球范围内灾后重建的问题上取得了卓越成绩。
日本建筑师坂茂
  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坂茂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了用硬纸管建造收容所的想法,并最终受聘成为顾问。1995年,日本阪神遭遇大地震,坂茂开始着手将其对临时过渡建筑的研究运用到灾后救助实践中,首次尝试采用纸板材料打造的灾民应急庇护所——纸木宅在当时学生志愿者的帮助下实现了短时间内的快速搭建,成功帮助了不少民众。
1995年,坂茂为阪神地震灾民搭建的纸木宅。
以纸管和木料在神户搭建的教堂
  之后,纸木宅便成为坂茂团队援助灾民的基础:1999年纸管和织物为卢旺达大屠杀幸存者建造临时帐篷;2000年土耳其地震后,经过改良和加大的纸木宅更加适应当地环境和使用需求;2001年印度地震,就地取用废弃材料搭建的纸木宅既相互区隔,同时也保证通风、驱蚊。
为2000年土耳其地震灾民搭建的纸木宅
2001 年印度地震后搭建的纸木宅有了进一步改进
  为受灾群众盖房子,不止要考虑到他们的生存,还要考虑到他们的需求。“连续十几天呆在一个没有隐私的公共空间,他们精神上是很紧张的。有了小隔间后,女人们就可以每天换衣服,并给婴儿哺乳了。”
东日本大地震后,坂茂用纸管和织物为集中收留在大型场馆的灾民创造了可单独居住的空间
  比起结构和形式的美学,看来普利兹克奖对于新一辈得奖者有了更高的要求:除了让建筑呈现“美”,还要让使用者通过建筑感觉到生活的美好和生命的尊严。
转载申明:非常设计师网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